建设中国“孟菲斯”:小货机的机会来了?

2020年12月15日,涡桨支线飞机制造商ATR向联邦快递交付了首架定制生产的新一代涡桨货机ATR72-600F,这也是2017年联邦快递与ATR签署的50架ATR72-600F订单中的首架。

此前,在联邦快递多达600余架货机的机队中,已有46架ATR客改货货机。除了近400架干线喷气货机外,包括ATR在内的大量商载在10吨以下的涡桨货机,提供着美国中小城市群的集散服务,与喷气货机实现了高效联运,形成了著名的“孟菲斯模式”。

在ATR销售副总裁兼中国区首席代表王旗看来,多元机型的充分互补,科学编织的干支网络是“孟菲斯模式”得以成功的重要因素。作为联邦快递的超级转运中心,美国的孟菲斯吸引着全球航空货运业的目光,特别是想要在该领域发力的中国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西安、郑州、鄂州等国内的一些中部城市都曾表示过要打造“中国的孟菲斯”。但是纵观国内的货邮市场,吞吐量高度集中于流量排名前50的机场,干支不平衡的问题较客运更为凸显。王旗告诉记者,要打造“中国的孟菲斯”,二三线城市群的货运时效需求不能被长期忽略,这或许将是涡桨支线货机在中国的发展机会。

小货机市场的空白

来自民航局2019年的数据显示,50个城市的货邮吞吐量占全国总量的98% ,70%的机场日均货邮量不足20吨,货邮连接的高度集中让二三线城市群几乎“无人问津”,与此同时,70%的全货机航线距离不足1200公里。

目前,国内的货机几乎全部为商载在15吨以上的喷气机,尤其依赖波音737-300货机(客改货)。这些飞机的机龄大多接近30年,随着可供改装货机的737-300机源越来越少,即将进入更新换代的窗口期。

“航空货运其实对运营成本非常敏感,只有载量大、飞得远才能摊薄成本,获得盈利。但对于国内短途低流量市场和二三线城市群来说,737-300货机的还是太大了。”王旗告诉记者,被业界视为737-300货机的替代机型——737-800货机(客改货)和空客A321货机(客改货)——载量更大,航程更远,改装、运营成本也更高,其定位更接近于更大型号的757货机。

而联邦快递的例子证明,在短途低流量细分市场,像ATR这样的商载在10吨以下的涡桨支线货机,或许可以凭借经济性和时效性成为全新的解决方案。王旗认为,未来5年~10年,国内商载在15吨以下的小货机市场将出现需求瓶颈。“ATR将成为国内小货机市场上不可或缺的机型选择,在部分航线上取代737-300货机”。

资料显示,包括客机在内,ATR占据了全球百座以下涡桨支线飞机36%的市场份额。现有近130架ATR货机在役运营,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小货机市场之首。

二三线城市群的需求

8月24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民航局印发《关于促进航空货运设施发展的意见》,《意见》中指出,随着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电子商务和快递物流业持续快速增长,航空货运的专业化、物流化发展趋势,对航空货运设施的布局、运行环境和效率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国家政策的出台意味着国内货运网络布局将得到进一步优化。在王旗看来,这就必须重视国内二三线城市群对货运时效的需求。联邦快递可以提供美国境内拥有1万人口的小城市之间的“次晨达”服务。而在国内,这样的服务只存在于几十个大城市之间,大量人口为500万左右的二、三线城市群“无人问津”。

“是这些城市没有货运和快递的时效需求吗?”王旗告诉记者,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市场,国内的二三线城市群不是没有货运时效需求,而是没有可持续的服务。因此,国内的货运网络亟需进一步下沉,去满足二三线城市群对货运时效产品的需求,这将是大型快递类货运企业的新盈利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高铁布点与民航流量前50的机场高度重合,同时商载在2吨以上的无人机大规模商业运营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,因此,两者均无法解决上述市场的货运需求。“而ATR可以提供成熟可靠的小型支线货机解决方案,与喷气货机形成互补,构筑国内二三线城市群的货运集散网络,助力中国货运枢纽的建设。”王旗说。

开拓新航线的潜力

根据ATR的测算,在中短途特别是低流量航线上,涡桨飞机除了拥有巨大的经济性优势外,也能保证近似的时效。以一条600公里的航线为例,ATR72的巡航时间与737-300相差不过12分钟,当航程达到1000公里时,巡航时间也只相差29分钟。相较于货运卡车,ATR更是可以节省多达10小时以上的时间。“我们要用合适的飞机飞合适的航线,低廉的航段成本、高频次的运行、近似的时效非常有利于开拓新市场”。

为了进一步推演ATR货机在中国运行的可行性,王旗以郑州为圆心,以ATR货机的航程——1200公里——为半径画了个圆,发现这个范围内囊括了全国80%以上的人口和国民生产总值,122个民用运输机场,以及33个省会城市和大型货运枢纽。

“这个范围内存在着潜力巨大的二三线城市群货运市场,以及88条潜在的货运航线。ATR货机可以为这个市场提供航空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。”王旗补充道,对于国内的货运航空公司来说,在运营喷气货机的同时运营涡桨货机并不复杂。以联邦快递作为参考,它将大量涡桨货机干租给专门运营涡桨货机的支线货运公司,再由这些公司在主要货运枢纽为其提供集散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