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飞11年后,苏-57终于服役

不久前,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该市共青团飞机厂所生产的第一批苏-57已交付俄罗斯空军,并且被部署在俄罗斯南部黑海和里海交界处的军事区。这份声明还提到“到今年年底,共青团飞机厂将向俄罗斯部队交付5架苏-57战斗机。”

这架编号为01的苏-57是其量产后交付的首架飞机,具体交付时间是2020年12月底。

这时,距离2019年年底首架苏-57量产机在试飞中坠毁,正好经过了1年;而距离2010年1月29日T-50首架原型机首飞成功,已经过去了将近11年。

这十年间围绕苏-57定型、量产和服役的争论与困难一直层出不穷,其“参军之路”可谓艰辛。

从AL-41F1到“产品30”

惊心动魄的试飞

苏-57的定型、量产之路中,首个“拦路虎”是选配发动机。为了达到四代机的技术指标,在T-50(苏-57原型)研发之初,对发动机的研发就已经同步启动,新的发动机被命名为“产品30”发动机(izdeliye 30),由俄罗斯联合发动机公司所研发。

但为了确保项目的正常进展,苏霍伊飞机公司依然为T-50首架原型机装配了改装自AL-31的AL–41F1发动机,该发动机主要对数字控制系统、涡轮风扇进行改进升级,同时借用了苏-30MKI战斗机的推力矢量喷管技术。

2010年1月29日,装备AL-41F1发动机的苏-57战斗机原型机T-50一号机成功首飞

AL-41F1发动机

同时,俄罗斯联合发动机公司也并没有中断对“产品30”的研发,但其研发试验过程显然代价不菲。

装配“产品30”发动机发生喷火事故的T-50二号机

在T-50一号机首飞后,“产品30”发动机被装配在T-50二号机上进行产品测试。但2011年8月莫斯科航展期间,原定要进行飞行表演的T-50二号机在滑行中突发尾部着火,造成飞机发动机严重损失。

2014年6月,“产品30”发动机在T-50五号机上开展测试飞行时,飞机右侧进气道失火,造成飞机严重损伤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这架原型机在修复后继续试飞,又在2019年12月24日的试飞中坠毁。

对于苏霍伊公司共制造的10架可飞行的T-50原型机来说,这样的事故率也并不低。而原定于2020年就可以装配使用的“产品30”发动机,其原定的定型和交付节点也遥遥无期。

“饥饿工程”与F-22

缺钱,有决心

此外,苏-57在试飞、定型和装备过程中的困难,显然也与俄罗斯军费有限的现状脱不开关系。

在苏-57依然被称为T-50的阶段,这一工程被俄罗斯航空工程师们戏称为“饥饿工程”:当时的俄罗斯军方只承诺20%的军费支持,余下的经费中40%由苏霍伊公司自筹,另有40%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毫无着落。

拐点发生在2005年:2005年,美国宣布F-22研发成功并开始量产,2006年俄罗斯才在其国防采购计划中加大了对T-50的投入,并在2012年购买首批10架原型机,并于2017年正式赋予其“苏-57”这一代号。

2010年10月,即T-50原型机首飞后,印度表示将与俄罗斯合作进行T-50的研发;但2018年,印度宣布,发现苏-57的隐身性能、航电设备、雷达和传感器等性能不符合五代机标准,因此正式取消这一项目。

苏-57的性能到底如何,外界不得而知。但作为一个延续了30年的战斗机项目,苏-57正在成为俄罗斯新一代军机项目中的“仅存硕果”,并且获得了越来越多方面的支持。

托尔博耶夫

前俄罗斯试飞员托尔博耶夫(Magomed Tolboyev)就曾表示:“在一对一格斗中,苏-57能轻易干掉F-35。”

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推进俄罗斯航空防务力量整合的同时,大力支持苏-57——在2018年举行的俄罗斯国防工业发展会议上,普京宣布俄罗斯军方将采购76架苏-57,并且要在2028年前完成全部3个航空团的换装,最终的总装备数量将在200架以上。

俄罗斯航空工业完成资源深度整合,能否实现谷底反弹?

在普京的推动下,2019年7月,俄罗斯国防部表示已经与苏霍伊公司签署了76架苏-57的合同。

量产中的苏-57

虽然比起之前50余架的意向采购数量,76架已经有所增长,但这样的订购数量,显然无法摊薄苏-57的研发和生产成本。因此苏霍伊公司一直在积极为苏-57寻找国际买家。

普京在莫斯科航展中邀请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试乘苏-57

在俄罗斯宣布首架量产苏-57装备部队后不久,阿尔及利亚宣布计划购买14架苏-57,如果这笔交易敲定,俄罗斯可能会在2025年开始交付苏-57的外贸版本。显然,对于力图保存航空领域优质品牌的俄罗斯航空产业来说,苏-57是一个无法放弃的项目,俄罗斯军贸领域能否借此维持在全球军贸市场的份额,也值得关注。